0298_a5243

“不错,正是我。”

方翼一脸平静的看着蚩尤,淡淡的说道。

方翼看出来了,蚩尤只是一道残魂,虽然远古时期,蚩尤也是一个大能者,但是仅仅是一道只相当于化神巅峰的残魂,奈何不了他。

方翼不明白远古时期究竟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蚩尤会只剩下一道残魂。

毕竟传说只是传说,而且传说是胜利者写的,有些不近实,也在所难免。

“哈哈哈……你这个小辈还真有意思,而且我居然看不透你。”

蚩尤看着方翼,哈哈大笑道。

尔后,背负着双手,蚩尤的目光仿佛透过万古,看到远古时期和轩辕争霸的场景,悠悠的说道:

“远古时期,本座和轩辕争霸,可是那些卑鄙的众神竟然相助轩辕,即便本座战败了,轩辕把本座斩杀之后,却是不能磨灭本座的灵魂,只能把本座封印……”

说到这里,蚩尤仰头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没想到轩辕还是棋差一招,本座还是破封了!”

说到这里,蚩尤的目光看向王座上的那副枯骨:“没想到轩辕这个老匹夫比本座先走一步!”

听到蚩尤的话,方翼眼睛微眯,心里暗暗思索。

气质美女阳光露香肩魅惑迷人写真照

远古时期,蚩尤和轩辕皇帝争霸,至于众神为什么帮助黄帝,方翼一想便是明白了,蚩尤为人狂傲,又怎么会听众神的话!

估计众神相助黄帝,不过是需要一个听话的人间代言人罢了。

换作是谁也一样,不听话的,谁会支持你上位?

不过,虽然蚩尤只剩下残魂,但是方翼也不敢大意。

毕竟蚩尤可是大巫,巫妖大战身死过后,转世为人族。

“小辈,本座能够脱困,你功不可没,所以本座要报答你!”

蚩尤看着方翼,眼睛微眯,哈哈笑道。

声音滚滚如雷,震得大厅一阵摇晃,雄霸四人更是被震得气血一阵激荡。

“噢,你打算怎么报答我?”

方翼星目直视蚩尤,饶有兴趣的问道。

蚩尤眼中的火热又怎么有逃得过方翼的眼睛呢。

方翼自然知道蚩尤在打他的注意,方翼的心中冷笑连连。

如果蚩尤打算对他不利,他有必要教教蚩尤怎么做人。

“虽然本座看不透你,倒是却能感觉到你的肉身强悍无双,作为报答,本座决定,你这具肉身是本座的了!”

蚩尤看着方翼,声音霸道,不可置疑。

“小子,能作为本座灵魂的承载体,是你这辈子最大的福气!”

仿佛夺舍方翼,对方翼是一种天大的恩赐!

“噢,你想夺舍我!”

方翼看着蚩尤,嘴角微微上扬:“怎么说,你夺舍我,我还得感谢你咯?”

方翼这时也知道火麒麟身上的血煞之气那里来了,想必火麒麟是奉轩辕皇帝的命看守蚩尤,而火麒麟的血煞之气定然是受到蚩尤残魂泄露的血煞之气影响。

如果在远古时期,蚩尤或许不屑于夺舍方翼,倒是现在蚩尤被封印了无数年,估计蚩尤的心早已经扭曲,有夺舍的想法,也不足奇怪。

“不错,小子,你知道本座要夺舍你,却是一点也不显得惊慌,心性倒是不错。”

看着一脸平静的方翼,蚩尤笑着赞赏道。

“呵呵这么说,看你的样子,是吃定本公子了?”

方翼嘴角微微一扬,看着蚩尤,带着玩味。

方翼右边的雄霸嘴角也是一扬,别人不知道方翼的来历,雄霸当然知道,方翼可是一座连通诸天万界仙城的城主,虽然不知道方翼的修为,但是能用凤凰和麒麟看门的,又岂是简单的存在。

而蚩尤虽然是远古时期的战神,但是却被黄帝封印住了!

雄霸可是知道,风云也只是诸天万界的一界罢了。

“哈哈小辈,看你如此笃定,也不知道该说你狂妄,还是说你无知,你认为就凭你,能对付得了本座。”

蚩尤哈哈大笑道。

蚩尤对自己可是信心满满,哪怕他的肉身被毁,哪怕他只剩下一道残魂。

但是,老虎依然是老虎!

“小辈,把肉身交给我,你的亲人,本座会让他们一世荣华!”

蚩尤虎目看着方翼,声音虽淡,语气却不可置疑。

方翼的肉身,已经是蚩尤的囊中之物!

“呵呵想要本公子的肉身,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方翼看着蚩尤,呵呵笑道。说着,右手一翻,手中的“轩辕神剑”被他收进“万界修炼城”之中。

“须弥空间?”

见状,蚩尤看着方翼,那赤红的眼眸带着火热:“不过,你的一切都是本座的啦!”

“既然你不识趣,本座自己来取!”

说着,蚩尤身上的赤红色雾气一阵翻腾,一双幽深的眼瞳之中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。

一股滔天的气势自蚩尤的身上扩散而出,他急速的向方翼冲来。

令人不寒而栗,恐怖的血煞之气席卷,雄霸四人被这滔天的血煞之气冲击,口吐鲜血倒飞而出,脸色变得煞白。“造化神火!”

感受到滔天的血煞之气向他涌来,方翼的剑眉微皱,双手闪电般的结印。

去~

眨眼间,一簇璀璨的金色火焰浮现在方翼的双手之间,而后方翼曲指一弹,那簇金色的火焰化为一道璀璨的金色光网,把向他闪电扑来的蚩尤残魂紧紧的包裹住。

“哼小子,你那是什么火焰,居然比帝俊和太乙那两只小鸟的太阳真火还要恐怖!”

被造化神火紧紧包裹的蚩尤也没有发出惨叫,他发出一声闷哼,声音之中带着震惊。

蚩尤的心里震惊无比,他没有想到方翼这个看起来弱小无比的蝼蚁居然有这么厉害的“本命神火”,他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在被方翼炼化。

“你认为本座会告诉你吗?”

方翼淡淡的说道。

既然蚩尤要夺舍他,方翼自然不会和蚩尤客气了。

“小子,尽管你的本命神火高级又如何,你永远不知道本座的强大,给我破!”

金色火网之传来蚩尤愤怒的咆哮之声。

而后,金色光网快速的膨胀起来。

“哼,妄想!”

方翼淡淡的说道,体内的法力疯狂的灌注进“造化神火”中,方翼要把蚩尤深深的炼化。

嗡~

随着方翼法力的灌注,金色光网发出璀璨的金色神辉,如同一个炽热的昊日,光彩璀璨夺目,让人不敢直视。

笑三笑等人砸了砸舌,他们彻底的沦为了看客。

“啊”

随着方翼法力的灌注,金色光网急速的收缩起来,熊熊烈焰焚烧着蚩尤的残魂,他终于发出了惨叫声。

“小子,放了我,我不找你麻烦,怎么样?”

方翼不为所动,继续炼化蚩尤残魂,他感觉一股精纯至极的灵魂之力向他涌来,方翼感觉自己的灵魂力量在缓缓提升起来。

虽然眼前的这位只是蚩尤的一道残魂而已,但是作为远古时期的人物,即便是一道残魂,所蕴含的魂力也是无比恐怖,对于方翼可是大补之物,他又怎么会放过蚩尤呢。

“小子,只要你放过我,我可以传授你巫族功法。”

见方翼不为所动,蚩尤利诱道。

他心里苦逼了,要是他是盛时期,方翼这样的蝼蚁,他不放在眼里,可是如今他只是一道残魂,他感觉那金色的不知名火焰对灵魂有专门的克制作用。

每过一息,他都感觉自己的灵魂在快速的减弱,如果不认怂,他将彻底的魂飞魄散。

好不容易脱困的蚩尤,又怎么会舍得死。

蚩尤的心里有些后悔,为什么要急着夺舍方翼,而不是慢慢图谋!

“等本座完炼化了你,你的记忆我自然知道。”

方翼淡淡的说道。

“呵呵想不到熬了几千年,熬死了轩辕,却终究还是要陨落,时也命也,或许这便是我的命数吧!”

“本座不甘心,可是不甘又如何小子,你以后或许会成为一个大人物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