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76_a5171

得到这个消息,赫云舒却是轻笑一声,神色如常,全然没有放在心上。

只是,当她走出自己的院子,去饭厅和云家众人汇合的时候,一路上见到的许多下人,都怯怯的看着她,眼神中别有深意。

果然是三人成虎。

赫云舒笑着摇了摇头,径自走到了饭厅。

桌旁,外公、舅舅、舅妈、表哥和王铁虎都已经坐在了那里,看到赫云舒来,都默默地交流了一下眼色。

云松毅将赫云舒拉到自己旁边,犹豫了老半天才开口道:“舒丫头,有件事我要告诉。”

赫云舒笑着看向云松毅,道:“好呀,外公说吧。”

云松毅勉强笑了笑,道:“那个,今天就不要出门了,在家里好好歇歇。大理寺那里,我让舅舅去给请假,如何?”

赫云舒正端着小米粥喝着,见云松毅如此说,便放下了碗,道:“外公,您是怕我出门知道京城里关于燕凌寒的传言吧?”

云松毅一时语结,看向了其他几个人,他向来嘴笨,安慰人这样的事情,他做不来。尤其是面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外孙女,更是词穷。

孰料,还不等有人开口,赫云舒自己就先笑了:“什么闪清舞从燕凌寒的府里出来,还衣衫不整,这个消息一听就是假的,难不成,们几个还信了?”

几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赫云舒是真的高兴还是被气傻了,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温泉会所里的美女自拍图片

见几人如此,赫云舒笑道:“总之,们等着看就好了,这谣言,很快就会平息下去的。”

见赫云舒这般笃定,几人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也稍稍放下了些许,平静的吃着饭。

吃罢饭,赫云舒和王铁虎一道准备去大理寺,走出去几步之后她停下身,转身看向云松毅,道:“外公,您不必担心,我是真的没事。”

“那好,舒丫头,去忙吧。”云松毅宽慰道。

尔后,赫云舒出了门。

其实,关于这谣言的原委,她并不知情,她之所以并未为此伤神,是因为她对于燕凌寒的信任。

眼下,她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。

到了大理寺,暂代大理寺寺卿一职的李文瀚将一叠卷宗交给了她。

赫云舒拿过一看,是京兆尹呈交上来的对于那些尸骨的勘验结果,其中的一条内容引起了赫云舒的注意。

那是一条对于所有尸骨勘验的总结,上面写着:男八十人,女二百余人,其中一半为十岁左右的女童的尸骨。

顿时,一个念头在赫云舒的脑海中闪过。她看向面前的李文瀚,道:“李大人,有件事情要麻烦。”

“赫捕头但说无妨。”这李文瀚隶属于燕皇的龙影卫,本就是燕皇派来协助赫云舒的,故而对于赫云舒的话,是言听计从。

“李大人,烦请去一趟户部,将近三年来家里有十岁以上女童的人家抄录一份。”

“好的。我这就去。”

在大渝,为了便于管理,户部每年会派人将京城中的每一户人家都登记造册,将这户人家所住的位置,从事的营生,家里的人口一一记录在册,和现代的户籍很像。而若是有女儿嫁了出去,便会登记夫家的所在地。

赫云舒眉目微拧,等着李文瀚的结果。

期间,她去了一趟大理寺的监牢。为了以防万一,这里已经由燕凌寒的人接管,故而对于赫云舒的到来,并未阻拦。

赫云舒找到其中一个山匪,径直问道:“们选择下手的人家,是不是以有女童的人家为重?”

那人先是一愣,继而点了点头。

果然!这些人,可真是够处心积虑的!

赫云舒走出监牢的大门,迎面却有一人对着她怒目而视。

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位刘寺丞。

他是刘英杰的父亲,刘英杰误食了给云轻鸿准备的茶水而死,如今他白发人送黑发人,倒是有几分凄凉。

念及这一点,赫云舒并不打算搭理他,故而便准备绕过他。

孰料,经过那刘寺丞身边的时候,他竟突然从怀中抽出一把短刀,朝着赫云舒狠狠地刺了过来!

不等赫云舒出手,王铁虎便飞起一脚,踢在了刘寺丞的手腕上。

顿时,他手中的短刀掉落在地,他握住自己的手腕,满脸痛苦之色。

王铁虎又是一脚,踹在了刘寺丞的膝盖上,怒斥道:“这老匹夫,找死!”

刘寺丞倒在地上,眼睛却仍是恶狠狠地瞪着赫云舒,歇斯底里道:“赫云舒,这个恶女人,早晚有一天,我要为我儿子报仇!”

赫云舒轻笑一声,道:“刘寺丞,可想清楚了,儿子的死,可算不到我的头上来!”

闻言,刘寺丞咬牙切齿道:“哼,若不是从中作梗,他怎么会被嵩阳书院清退!若不是非要捉那些山匪来,宋大人就不会给云轻鸿准备那些茶水,要不然,英杰就不会死!”

赫云舒无所谓的看向他,道:“这么牵强附会的理由都想的出来,可真是难为了!”

尔后,赫云舒再未理他,径直走开了。

她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,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人身上。

之后,赫云舒又将卷宗瞧了一遍,倒也发现了几个有用的地方。

半个时辰后,李文瀚从户部回来,他身后的随从,带着厚厚的一摞东西。

“这么快?”赫云舒诧异道。

李文瀚笑笑,道:“有陛下签发的手书,户部的人很爽快,并未让我抄录,直接让我把符合条件的户籍带回来了。”

当真如此爽快么?

赫云舒愣了愣,随即叫来跟着自己的捕快,吩咐他们将已经嫁人和出去做工的人家找出来,她要一一过目。

这么一查,便足足有三百余户符合要求的人家。

原本,在看到那条统计信息的时候,她便觉得有蹊跷。那些人专挑有女童的人家下手,必定是有原因的。

虽然女子总是给人以柔弱的感觉,但在探听消息方面,因为人们对于女子不设防,所以女子要更为便利,尤其是在床笫之间,探听到的消息要更为真实。这一点,是男子办不到的。

而且,女子到了年龄就要嫁人,还有一些穷人家的姑娘会被卖掉,有的给大户人家当丫鬟,有的则被卖入青楼,而这,便有了无限的可能。

这样的话,这些女子便会嫁入官宦之家为妾,或在大户人家做丫鬟,这样一来,就可以探听到消息。

这些大魏奸细,当真是无孔不入,用心险恶!他们用这样的手段,构建起了一个强大的信息网,为非作歹。

这时,有一人上前,悄声道:“赫捕头,主子找您。”

他口中的主子,是燕凌寒。

赫云舒冲他点了点头,低声道:“好,让他去我房里等我。”

在大理寺,她有一个小小的办公的地方,虽然不常待,却是属于她的。

尔后,赫云舒命人将那些挑选出来的户籍册子送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没多久,燕凌寒便来了。

看到赫云舒,他便急着解释什么。

赫云舒扬手阻止了他,道:“过来看看这些。”

燕凌寒狐疑地走过去,看着赫云舒手里的纸张,那是户部登记的册子,他眼前一亮,道:“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赫云舒点点头,将自己的猜测说给了燕凌寒。

听罢,燕凌寒点点头,他的小女人果然聪慧又细心,若是换了他,必定发现不了这样的细节。原本,那些已经变白的尸骨找不到人家,他正愁这条线索断了,孰料,赫云舒居然发现了这样的细节,倒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。

可是,二人翻阅过所有的册子,这些年龄符合的都是正常嫁娶,所嫁的也都是一些平民,和朝中的官员没有任何联系,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。

赫云舒微愣,这倒和她的预料不符。

燕凌寒眸色微深,尔后说道:“会不会,是户部的人做了手脚?”

赫云舒点点头,并非没有这种可能。对方能在大理寺这样重要的地方安插人手,那么其他的地方,只怕也不能幸免。

看来,这一次的对手很强大,算到了他们要走的每一步。而且,他们已经将手伸到了户部,难保其他的衙门里没有他们的人手。

可是,也并非没有解决的法子。

大魏人处心积虑地将奸细安插进大渝京都,可是他们再怎么安插,也比不得原来的住户多。只要能够将原本住在大渝的百姓发动起来,找出这些人的破绽就不难。

然而,这需要时间,也需要机会。

好在,大理寺有一些安插在百姓中的线人,倒是可以启用。

而且,他们可以暗中查探这些有适龄女儿的人家,看看他们是否真的将女儿嫁了出去,是不是与户部的册子上记录的内容相符。

若是不相符,则可以顺着这条线查下去,找出他们安插在户部的奸细。

一切,渐渐明朗起来。

慢慢地,赫云舒的脸上带上了笑容。尔后,她看向了燕凌寒,道:“来!说说吧,昨晚和闪清舞,都干了些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