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原创麻豆传媒

事实上在他心目中,四海早已不是什么威胁。

就算传说人物此起彼伏精彩纷呈又如何?

罗恩有自信与未知的传说比肩,乃至超越!

他现在需要的是底蕴,是足以撬动政府权威的一支杠杆,而不是继续在四海与海贼浪费时间,抹杀极恶时代超新星们什么的。

站得高度不同,“为敌”本身就是一个笑话。

在这个大前提下,四海对他来说,只是一处有需要、而无任何必要密切监控的地盘。

就像早上起床桌上摆着一杯牛奶以及一碗麻辣烫一样……

可以吃,但没必要!

见罗恩没有阻止,瓦扎特继续说道:“廉政公署的建立与本部进行的数次大清查,让东海海贼一蹶不振,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。”

“只要监察机构不出问题,这个局面不会产生任何变化。”

这是必然的道理,腐朽永远是从统治者开始,而不是民众。

大海贼时代的乱局,归根结底只有三个字。

旅游外拍美女长发飘飘阳光下好清纯

“天上金”!

是天龙人亲手把世界送入深渊,一方面怒骂贱民胆大妄为违背创世神的旨意,一方面继续我行我素,不思悔改。

“所以相对的,我的存在价值基本无法体现。”

“有廉政公署在,东海稳如泰山。”

瓦扎特惆怅的说道:“再加上……我已经老了,苍龙中将。”

“我不是战斗人员,很明显感觉到身体素质急速下滑,精力大不如前。”

“组织重建后,就这样一点公务我都要处理到深夜。”

瓦扎特抬起手,用食指拇指比划了一下。

“所以我认为,暗杀部队浴火重生,我也是时候让出位置,给更有活力的年轻人提供机会。”

换句话说,让给罗恩培养心腹的空位。

老一批暗杀部队成员会得到重用吗?

会,但只是很少数。

如果茶豚愿意重回暗杀部队,罗恩不介意给他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。

但更多的是不会。

因为他们属于“上一批”成员,与罗恩没有任何牵连,更因为新世界那一场背叛,在罗恩心中贴上了怀疑标签。

一个利,一个弊。

瓦扎特相信罗恩能读懂他要表达的意思。

墙壁上的挂钟,时针滴答滴答不急不缓,可每一秒,对瓦扎特来说都度日如年。

整个人好似置身火炉之中,燥热难耐,却不敢动弹分毫。

汗珠从额头滚落到衣襟,酥酥麻麻的触感让人难受至极,但瓦扎特忍住了。

直到背后窗口吹进来一阵海风,浸透汗水的后背传来凉爽,这才好受了点。

许久后……

“恭喜你成功说动了我,瓦扎特先生。”

呼!

听到这句话,胸口闷住的那口气长呼出口,瓦扎特感觉自己的双腿发软,差一点站立不稳。

“谢……谢谢长官!”

“不必客气,我只是愿意相信,一个为了保护家人不惜铤而走险在我面前耍滑头的家伙,有胆量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瞬间,恐怖的杀机笼罩在身上,瓦扎特再也无法站稳,“噗通”一声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死神的凝视锁定在身,瓦扎特面色苍白,浑身颤抖。

“不过……”

唰!

杀机瞬间收回,罗恩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摇晃着红酒杯。

“我需要你活着,向外透露一个信号。”

“告诉那些和你一样的家伙,只要跟着我好好干,暗杀部队走着进来横着出去的规矩,可以改。”

有希望就没有绝望。

没有绝望就没有反抗。

当没有了后顾之忧,像新世界那次事件,几乎没有衍生的土壤。

那位区域管理者的背叛说来好笑,在暗杀部队解散后,他凭借手中的情报网络和海贼进行过多次交易,中饱私囊。

后来部队重组,他害怕东窗事发,于是选择隐瞒了情报,破罐子破摔。

就是这样一点微不足道的威胁,却像蝴蝶扇动的翅膀一样,引发了新世界战线的面溃败。

民众的心理,其实很好理解。

不是吗?

罗恩觉得何不如将管理暗杀部队当做练手,为日后统治世界做一点……模拟试题。

杀人只是手段,不是目的。

“是,长官的大恩在下铭记于心,一定尽心尽力,帮……呃……”

从天堂到地狱、再从地狱到天堂,瓦扎特心脏急速跳动,想也不想便开口。

结果话说到一半,忽然发现这种事可不适合说出口。

“行了,这张卡你拿着。”

罗恩摆摆手,将一张金卡放在桌面。

“我会消除你在暗杀部队留下的一切痕迹,你的功绩、你的过去、你的恩怨,不管是什么,都将不复存在。”

“未来,你将没有海军暗杀部队情报部东海支部管理者的身份,只是一个从伟大航路逃回来,侥幸认识了我,以厨师为掩护、贩卖情报的海贼,明白吗?”

换句话说,瓦扎特过去的三十年,一切付出和努力,都会就此烟消云散。

这是离开必须承受的代价。

没有了光明,影子也将消失。

瓦扎特沉默了。

随后伸出手,坚定不移的探向金卡。

和自己的过去青春相比,家人的未来,才更加重要。

布鲁布鲁……布鲁布鲁……

这时,电话虫的声音突兀响起,罗恩默默皱眉,谁会在这个时间给他打电话。

拿出私人电话代表的那只蔚蓝色电话虫,罗恩示意瓦扎特离开,随后接通。

“莫西莫西,罗恩吗?”

如此开场,在罗恩印象里只有一人。

“黄猿大将,你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?而且……”

“竟然拿对了电话虫!!!”

罗恩一脸惊悚。

黄猿:“(╬◣д◢)!!”

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!

“对吧,我就说你今天有些不对劲老头子!”

“直接进屋找对了电话虫!”

远远地,罗恩听见战桃丸的声音在电话虫另一头响起。

对此,罗恩深深的点了点头。

“我觉得他一定是假冒的,黄猿大将绝不可能找对电话虫!”

“动手吧战桃丸!先拿下他再说!”

“好的!”

战桃丸吐了口唾沫将巨斧取下,大声喊道:“我们在香波地,苍龙中将帮我联系一下本部,请求支援!”

随后……

“敢冒充老头子,吃我一斧!”

黄猿:“……”

我是不是要为你如此维护我感到高兴啊八格牙路?!

但把称呼给老夫先改一下啊混蛋!

咻……嘭!!

电话虫萌萌的把嘴巴撅起,脑袋跟着“咻”的音量转动,尽力模仿对面出现的响声。

这音效、这爆炸音量,嗯,确定是黄猿没错了。

罗恩好似无事发生一般,轻轻抿了口酒:“说起来……还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呢黄猿大将?先说好啊,我现在自己都一身麻烦呢,有事千万别提。”

“咳……咳咳……混蛋!”

然而他没有等到黄猿回答,电话虫另一头,战桃丸杵着斧头站起来:“小心点苍龙中将,他不仅模仿了老头子的外貌,还模仿了他的动作。”

“但,你不知道吧!”

战桃丸微微后仰,竖起食指指着黄猿:“老头子踢我从来都是用的右脚,没有用过左脚!从来都是踢脸,没有踢过肚子!”

黄猿:“……”

“抱歉啊罗恩,待会儿我再打给你。”

“呃,你请便。”

罗恩怔怔然挂断电话,忽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。

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!..